人物生平: 按人物姓名檢索: Z

朱醒魂

( Zhu Xinghun , Choe Sing Huen )
1888 ~ 1963

二十世紀基督教宣道會名牧;"中華國外佈道團"所差派的第一位華人宣教士,也可能是近代中國教會第一位遠赴海外,作跨越文化宣教的宣教士(註);越南、印尼的宣教先驅。


一、早年背景與經歷(1888-1921)

朱醒魂,名永楷,醒魂乃是其字,於1888年1月19日出生在廣東順德。其祖父朱景坨早年在廣州狀元坊開創了朱義盛首飾店,專售銅質鍍金飾物,生意頗為興隆。朱醒魂的父親繼承了先人的產業,然而揮霍無度,娶了一妻三妾,有兒女二十餘人,僕婢無數,大屋十餘幢。朱父迷信,家裡經常養着兩個風水先生,而且他嗜賭成性,又被賭友欺騙,以至輸掉了祖業。雖然養育了眾多兒女,卻沒有使他們受到適切教育,以至家中竟無讀書人,而且大兒子又染上了鴉片毒癮,致使家道破敗。

有一天,一位身穿藍布衫裙,打扮樸素的女傳教士,手持布傘,逐家分發福音單張。醒魂母親請她到家中講福音。那天她傳講是信耶穌有真平安,17歲的朱醒魂在旁聆聽,很受感動。不想父親適從外面輸了錢歸來,看見這位講耶穌的女人,就怒氣填胸,破口大罵:"吃洋教的,不要祖宗的,滾出去!"那位女傳道不得已,就退到後巷。但依然站在那裡,閉目低頭禱告,求神拯救這家人。禱畢彎身下去,用手帕把鞋子上的塵土撣去,才悄悄地離開了。這件事給朱醒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此後,朱醒魂一有空就到逢源正街的長老會教會參加聚會,心受感動,渴慕真道。教會的牧師見他慕道心切,就勸他信主,接受洗禮。然而他猶疑不決,因為他知道如此行要付上很大的代價。但他心裡又受催迫,最後還是順服內心的帶領而受了洗。牧師遂送他一本新約聖經,他帶回家中偷偷地閱讀。有一天讀到馬太福音第10章32節:"凡在人面前認我的,我在我天父面前,也必認他;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,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。"這節經文使他內心掙扎了許久,終於在父親面前承認自己已經信了耶穌,而且受了洗。父親聽罷大怒,隨即對他施以嚴厲的家規----三部曲體罰:一、跪聖人(孔夫子像),膝下跪的是大粒碎玻璃渣;二、鞭打,以懲不孝之子;三、趕出家門。朱醒魂被迫離家後,無處求宿,只好投靠其四伯娘,與堂弟一起靠紥風箏賣錢養生。教會知道這事後,有位西教士傅醫生前來探訪,鼓勵他出來學做救護,並幫助他到廣州柔濟醫院讀預科。過段時間後,傅醫生對他說:"你若想做醫生,我就送你到美國學醫;你若要宣講耶穌,我就送你入梧州讀聖經學校"。朱醒魂就毫不猶疑地選擇了宣講耶穌、做傳道人這條路。於是他就被送到梧州建道聖經學校讀神學,於1917年成為該校第二屆畢業生之一。畢業後,朱醒魂到廣州,不久與張逸生小姐結婚。張逸生出身貧苦,12歲時父親病逝,之後跟隨契媽何淡雲傳道,以手工藝謀生。婚後,夫妻倆同去逢源長老會教會事奉。在此期間,朱醒魂父母先後信主受洗,不久離世歸回天家。


二、海外拓荒宣教(1921-1960)

1. 在越南(1921-1928)

早在1914年,廣東宣教士夏令會於廣州芳村培英中學召開,朱醒魂以義務傳道身分參加,大會主講者之一是宣道會加拿大籍宣教士翟輔民(Robert Alexander Jaffray)牧師,講解《但以理書》一章八節"立志"二字。朱醒魂聽後大受感動,徹夜難眠,次日清晨即立志順服基督而終生事奉主。

1920年,翟輔民到越南開拓宣教工場,極需中國同工同往,向當地華僑傳福音。翟輔民力邀朱醒魂與他同去,這實在是一個艱難的選擇。正當此時,朱醒魂聽聞到主的呼召:"我可以差遣誰往越南去,誰肯為我去呢?"就戰戰兢兢地回答說:"主啊!僕人在此,請差遣我。"驟然見有大光從上而下照耀整個寢室,令他心中有說不出的平安和喜樂。這事之後,魔鬼常常來試探他,千方百計阻撓他前往,甚至連至愛親朋也不同意他去。然而,禱告後所見的異象,堅定了他的心意。於是他不再猶豫,毅然順命攜眷前往,於1921年2月抵達越南,隨即開始了開荒佈道的工作。

當時的越南是法國殖民地,天主教勢力很大。因此法國當局對基督教進行諸般阻撓,未經許可,不準自由傳道。朱醒魂只好在當地華僑中,尋覓來自中國的已經信主之人。幾經艱難,他總算找到幾個從廣州來做生意的信徒,於是在自己家裡開始了聚會。後因法國政府重申禁令,不得已只好暫時停止。後來翟輔民到越南出面向法國領事多方交涉,才得開禁,獲準在堤岸開設華人的福音堂,專向華僑傳道。翌年(1922年)夏天,教會已舉行過兩屆洗禮,教會根基日漸穩固,成立了執事會,並在堂內開辦婦女簡易福音學校。宣道會其他牧師,如趙柳塘等人亦時常被派到越南主領佈道會。朱醒魂在越南工作七年,初創時期非常艱苦,教會經濟拮據,朱醒魂和家人常買"飯焦"(鍋巴)來充饑。漸漸地,教會的房租和日常開支,可以由十多位信徒負擔,達到自給自足。當越南的華人教會奠定後,韋郁良牧師奉派前來接手工作,而朱醒魂則被調派到印度尼西亞開展福音拓荒工作。

2. 在印尼(1928-1960)

1928年初,翟輔民與王載、黃原素、趙柳塘和王峙等人組建了"中華國外佈道團",決定派人到印度尼西亞開拓福音工場,朱醒魂便成為該團第一位被差遣往印尼拓荒的宣教士。同年4月,朱醒魂將妻子兒女留在廣州,自己先赴印尼蘇拉威西島考察。隨後朱夫人帶著五個兒女乘坐荷蘭的芝字郵輪前往印尼。由於旅費有限,他們連三等倉都坐不起,只能坐大統倉。當風浪湧至時,全家人嘔吐不堪,不思茶飯。經過十餘日顛簸後,輪船終於抵達蘇拉威西島的望加錫(漢名錫江)----朱醒魂開始福音拓荒之地。

初到印尼,人地兩生,語言不通,一開始工作就遭遇到重重困難。一則尚未熟悉地方上的情形,二則因荷蘭政府嚴防集會,恐有政治活動。全家人先在萬叻街租到一間狹小的房屋住了下來,隨即開始了逐家探訪佈道。每次朱醒魂在談道之先,先叫孩子們唱讚美詩歌,若哪一戶人家對他們不感興趣,就會下逐客令叫他們離開。不久,朱氏夫婦得以認識謝餘慶、謝亞九和張庭卓等六、七位從中國來這裡謀生的信徒,遂邀請他們於禮拜天到家中參與主日崇拜。數月後感到房間實在太小,容不下十多個人,於是租用豆油街的一間貨倉,作為敬拜聚會之所。但這裡人來人往,很是吵鬧,不是理想的聚會之地。

1929年,朱醒魂在帝慕街發現一所大的空屋,當地居民稱其為"鬼屋",因為沒有人能在這間屋裡住上一兩個月的。人一住進去,不是生病,就是死亡,因此無人敢住。但朱醒魂說:我們信耶穌的不怕,於是就租下此屋做禮拜堂。朱醒魂不信邪,帶領全家住在樓上。據朱家孩子們回憶說,此屋果然不祥,在不長時間內,幾個女兒先後染上急慢性病,兒子建磯竟跌斷了手臂。他們也的確常常看到無頭的人,或滿身是血的人;有時半夜醒來會看到蚊帳頂上都是骸骨,或可怕之怪物。所以孩子們經常被這些怪異東西嚇得大喊大哭。每當這時,父母親就會過來安撫他們,叫他們唱主日學詩歌。奇怪的是,每當他們唱到"耶穌"之名時,那些可怕的東西就不見了。因此朱家沒有退縮,堅持住了下去,而且在那裡住了多年。

朱醒魂夫婦把房屋收拾佈置之後,定名為"福音堂",隨即開堂聚會。朱醒魂既做司會又是講員,師母司琴,孩子們就是基本聽眾,一切從零開始。在印尼的開拓工作,舉步維艱。初始時,不僅信徒少,而且他們的信仰素質很低;不僅靈性低落,更沒有好行為,而且不聽勸勉,以致因諫成仇,竟破壞教會事工,給教會帶來很大損害。曾經有一段時間,晚上舉行佈道會,朱氏夫婦帶領孩子們彈琴唱詩,盼望吸引人前來聽道,可是從七時到九時,都沒有人來。主日崇拜亦曾一度只有兩個人參加。朱醒魂的內心非常苦悶,只能跪在神的面前禱告,向神傾心吐意,仰望神的帶領。特別在1933 年時,由於世界經濟不景,佈道團給他的經濟支持很少,全家生活一度陷入困境。但朱醒魂憑著對神堅定不移的信心,在百般試煉之中,仍繼續努力奮鬥。幾年之後,錫江教會信徒的數目終有所增加,並且在經濟上能自養自立。

1933年,朱醒魂夫人因難產後多病體衰,無力照顧孩子們,且經常進出陸軍醫院,這樣亦拖累了朱醒魂的工作。翟輔民見此情景,遂讓朱師母帶著孩子回中國休息調理。1935年,朱醒魂得以休假一年,回國與家人團聚。1936年正月,他又重返印尼福音工場。

朱醒魂牧養錫江教會七年之後,就把一切工作交給謝英廣牧師,自己則轉往其他海島,到印尼原住民地區工作。他曾先後到巴厘島、美瑪、三馬林達、加里曼丹、勿里洞等地進行福音開拓工作。朱醒魂會說印尼話,常和妻子一起出去售賣福音書。他在加里曼丹宣道多年,有時甚至深入到原始森林內,向那些尚未開化的部族傳福音。有時在深山迷了路,有時被困於鱷魚潭中。他去過的許多地區,都是華人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。在猛獸、毒蛇、熱癥和吃人族的威脅下,他冒著生命危險,把耶穌基督的救恩傳開。因著朱醒魂的勇氣、信心和犧牲,使得不少土著聽聞福音。又有許多神跡奇事伴隨著他,藉著信心醫病、趕鬼,叫許多人得痊愈。許多原住民因此都歸信了基督,甚至有酋長和整個村莊的人一起信主的事情發生。朱醒魂在河邊為信徒施洗,有時竟達數百人之眾。

1938年,朱師母帶著孩子們再到印尼與丈夫重聚。那時朱醒魂正在松巴哇島的美瑪埠,經常上山去傳福音。有一次他沿著山間小路,步行約三十公里上山,去一個小山村佈道。晚上,山下的村民帶來一個被鬼附的人,那人赤身露體,力氣甚大,形象駭人。他們懇求朱醒魂一定要醫好他,不然不準他下山。朱醒魂只好憑信心跪下為那人祈禱,直到天亮,見那人不再哭嚎喊叫,安靜了下來,才停止禱告。朱醒魂隨即給他穿上衣服,並給他食物吃。村民們聽說後,都趕來看這被鬼附的人,無不稱奇。因為以前曾有村人請當地的巫師為這人趕過鬼,不但沒有趕出去,反而變本加厲。結果這位前被鬼附,今得醫治的人不肯隨村民們回村,反要跟從朱醒魂學道。後來這人完全奉獻自己,全時間為主工作,牧養當地的教會。

1940年,朱師母因身體多病且將生產,就帶著孩子們回到錫江求醫。1941年,日軍侵佔印尼,交通被阻斷,全家人滯留在錫江。日軍登陸美瑪不久,指稱朱醒魂為美國間諜,到禮拜堂去搜捕他。幸蒙神特別帶領和安排,朱醒魂已於兩週前乘船到錫江與家人團聚,才得以脫離日軍之毒手。

印尼獨立後,朱醒魂於1947年奉派前往婆羅洲北部的他拉根開拓教會。當地出產石油,居民僅有數萬,其中部份是華僑。當時交通很不方便,每天出門,只能靠運油船隻來往。那時朱醒魂原本可以退休,但因無人接替他的位置,他就仍然堅守在宣教第一線上。在兩年之內,已經在那裡建立起禮拜堂。1960年的一個晚上,當他主領完聚會後,已到半夜,突然其體內大血管爆裂,以致造成半身不遂,不得不臥病在床。教會工作只好暫由師母和其他執事們代為主持,直到次年由林清漢牧師前來接任時為止。

朱醒魂中風後,家人都勸他前往錫江治病休養,以便服侍他終老。但他因掛心並渴想見二兒子朱建磯一面,故不願留在印尼。因戰亂之故,朱醒魂這個兒子於抗戰前被留在了中國廣州,到此時二人已經分別近四十載。朱醒魂事奉主一生,經歷過無數窮困、疾病、逼迫、艱難,如今身體垮了,不能作工了,他都毫無怨言,只有感恩的話語。唯一的渴望就是能夠見到分散多年的二兒子建磯及其妻兒。但兩袖清風的他,那時手裡竟然連買一張船票到臺灣的錢都沒有。他只好把所有的家俱雜物都賣掉,才能夠湊足路上所需。在妻子和女兒的陪伴下,朱醒魂乘船赴臺灣路經香港,得以與兒孫們見面,並與他們同住了幾天。


三、在台灣的末後日子(1961-1963)

抵達臺灣後,朱醒魂與大兒子同住。大兒子以雕刻圖章為生,生活十分拮据。後來有些弟兄姊妹知道他的艱難後,捐款給他;又得其子女的接濟照顧,才得以安享晚年。

朱醒魂在臺北養病期間,每週仍兩次禁食祈禱,巴不得能得主醫治,再到印尼山區從事開荒佈道工作。主耶穌沒有丟棄祂年老的僕人,三年多得到各地主內弟兄姊妹和《福音報》讀者的愛心幫助與照顧,使他內心倍得安慰。1963年秋天,朱醒魂的病急劇變化,身體瘦弱異常。然而他仍有屬天的喜樂,在彌留之際,還囑咐母親為他更衣,讓他能夠清清潔潔地見主面。他一生忠心殷勤,打過美好的仗,跑盡當跑的路,守住所信的道。直至1963年12月4日,其勞苦工程才告完畢,安息主懷,在世寄居75載,安葬於臺北新店。

師母張逸生自19歲與朱醒魂結婚後,即跟隨丈夫到處開荒佈道。她也是一位賢妻良母,教導兒女多用《聖經》。為照顧好丈夫、孩子一家十幾口人的生活,她歷盡千辛萬苦。朱醒魂去世十年後,即於1973年6月28日,朱師母在臺北歸回天家。

朱醒魂夫婦一生事奉主,留下了美好見証。他們共養育了四子六女,其子孫三代,連帶其女婿和孫女婿多人,或獻身為主傳道,或熱心在教會中服事,其中有好幾位成為神所重用的僕人,這樣的家庭在中國教會史上實屬罕見。此外,其散居於印尼、臺灣、香港、新加坡和美國等地的兒孫中亦不乏事業有成之人。朱家四代虔信、事奉基督,可謂"基督馨香世家",不愧為基督家庭的楷模。

作者:李亞丁

關於作者

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,李亞丁博士現擔任《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》(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)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。

腳註

東馬砂勞越的詩巫(Sibu)市,乃由福州黃乃裳先生於1901年帶領一批72人到達墾荒闢地所建,同時也在此地建立了教會;第二批535名於1901年3月12日到達;第三批511人於1902年6月7日抵達,情況有點像當年清教徒移民美洲一般。正式以宣教士身分被差去者,當以朱醒魂為第一人。

最近人物生平

更多 »

多數被查看的人物生平

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