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生平: 按人物姓名檢索: D

杜步西

( Du Buxi , Hampden Coit DuBose )
1845 ~ 1910

基督教美南長老會宣教士,中國禁煙會(Anti-Opium League in China)創立者、會長。在中國蘇州宣教達38年之久,蘇州"使徒堂"創始人。

杜步西(Hampden Coit DuBose)於1845年9月30日出生在美國阿拉巴馬州(Alabama),年輕時就讀且畢業於喬治亞州的哥倫比亞神學院(Columbia Theological Seminary)。從蘇州基督教使徒堂內"杜步西紀念碑"碑文可知:杜步西少時聰慧,尤好讀書,性情和藹,學問淵博。1872年4月,杜步西在阿拉巴馬州的塔拉德加(Talladega, Alabama)與寶琳小姐(Pauline Elizabeth McAlpine)結婚。寶琳比他小5歲,也是阿拉巴馬人。同年,杜步西作為美南長老會宣教士,奉派前往中國宣教。於是,年輕的杜步西帶著自己新婚妻子啟程,經上海、杭州,再到蘇州。

初抵蘇州,人地兩生,杜步西與妻子就在養育巷和富郎中巷交匯處租房住下,開始了漫長的宣教生涯。夫婦倆兢兢業業,先在蘇州城內盤門葑門開始,漸及周邊的楊家橋、橫涇、光福等鄉村傳道,再遠至太湖一帶。與蘇州人接觸一段時間後,他們開始適應蘇州生活,並學習蘇州話;還特地拜訪當地名師宿儒,虛心考訂方言文學。他們通常上午讀書,下午講道,寒暑不辭。當時在中國宣教絕非易事,杜步西曾感嘆道:"在美國用三四週時間,就可以使一個城鎮全部皈依基督,可是在中國改變一個城市的信仰則需要三四個世紀"。其艱難可想而知!

在蘇州站穩腳跟,並逐步打開局面後,杜步西在養育巷東側購得荒地5畝7分,興建長老會盤門教堂,即今日"使徒堂"之前身。教堂建成後,杜步西開堂布道,格外殷勤,不久即聲名遠播,連許多在附近種菜的人都跑來聽他講道。有記載說"一時信徒麋集,車轍盈庭"。

經數年之功,杜步西等宣教士不僅在蘇州城區設立了教堂,而且還在蘇州四圍的滸墅關、陸墓等8個鎮設立教堂14處。隨著他們深入民間與蘇州人親密接觸,才逐漸發現蘇州一帶吸食鴉片問題之嚴重。雖然林則徐禁煙運動已經過去30多年了,鴉片戰爭也已成過往。但他所看到的依然是鴉片流毒甚廣,遺害無窮,令人觸目驚心。因此他內心產生出一個強烈的感覺,並促使他做出決定:我要為中國人做些什麽。於是杜步西和美國監理會宣教士、博習醫院創始人柏樂文(William Hector Park)等西方宣教士(多位是醫療宣教士)發起成立了中國禁煙會(Anti-Opium League in China),由杜步西擔任首任會長。這是中國最早的禁煙會,他們宣傳戒煙,上書中國政府,並在英美兩國為中國人奔走呼號。隨著禁煙會聲勢漸大,吸引更多的有識之士加入進來。杜步西於1895年上書英美政府要求停止向中國銷售鴉片;他還不斷地寫信給美國參議員呼籲。在一封寫給美國參議員麥克勞林(John McLaurin)的信中,杜步西呼籲美國應負起道德責任,因為它正在和英國一樣,以損害中國人的健康而獲利。同時杜步西還征集了一份超過1000名在華宣教士簽名的請願書,上書給光緒皇帝。皇帝因此下詔,其詔書幾乎逐字照搬杜步西請願書的內容,禁止鴉片貿易和吸食鴉片。至今,基督教使徒堂院內還豎有1910年該堂教友公立的"杜步西先生紀念碑",上面記錄著杜步西當年的禁煙事跡和眾多宣教士的名字。

1899年,禁煙會出版了影響深遠的Opinions of Over 100 Physicians on the Use of Opium in China(《100多位醫師對中國的吸食鴉片問題之看法》)一書。這是一本由100多名專業醫生參與的調查報告,書中闡述了禁煙會的宗旨,力陳鴉片的危害,最終影響了公眾輿論,起而反對鴉片貿易。在杜步西及其同仁的不懈努力下,他們的禁煙之舉終於獲得美國總統西奧多•羅斯福(Theodore Roosevelt)、美國國會,以及萬國禁煙會的支持。1906年,禁煙會取得成功,英國國會聲明鴉片貿易"在道德上是說不過去的"。

杜步西在從事宣教與社會關懷工作之余,還寫有多本中西文著作,計有:Preaching in Sinim: The Gospel to the Gentiles, with Hints and Helps for Addressing a Heathen Audience (1873)(《在華傳道----傳福音給外邦人》);The Image, the Dragon, and the Demon: Or the Three Religions of China Confucianism, Buddhism and Taoism(1887)(《中國的三教:儒、釋、道》),以及《天道講臺》(中文版)等書。

1910年陽春三月,杜步西在其多年居住的大衛巷(今倉米巷內)寓所內去世,離開他所摯愛,並為之奉獻一生的蘇州古城,回返天家,在世享年65歲。大衛弄於20世紀50年代併入蘇州市第二人民醫院,杜步西寓所充作外科病房。如今,巷墻高處"大衛弄"路牌仍依稀可辨。

杜步西在蘇州宣教38年,他的慈言善行感動了無數蘇州人。在他去世後,不少人自發地紀念他。昆山儒生張祖齡為他撰寫碑文,並由匠人銘刻在碑。其中有云:"先生雖死,如永生也。......巍巍先生道參古今,......華美交深渺矣,先生中外同欽。"等感人字句。

杜步西和寶琳共生育5個兒女。杜步西離世後,其子杜翰西(Palmer Clisby Dubose)前來蘇州接續他的工作。1914年2月,寶琳逝世並葬於蘇州。1920年杜翰西翻建了教堂,為紀念父親杜步西,特命名為"思杜堂",並在那裏宣道直到因病回國。據說他的蘇州話講得十分地道。

1951年,在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中,在一片"反帝"、"批判崇洋媚外思想"聲中,"思杜堂"牌子被除掉,改名為"使徒堂"。大躍進年代,基督教各宗派實行聯合禮拜,使徒堂又改稱為"耶穌堂"。文化大革命開始後,使徒堂被關閉,由蘇州乳膠廠占用。直到1980年4月6日復活節,使徒堂才得以恢復禮拜,成為文革後江蘇省首先恢復開放的教堂。如今使徒堂默然靜坐於養育巷一隅,與蘇州市樹----香樟樹相映成趣,成為古城異域文化的一道景觀,也見證著杜步西時代以來的百年滄桑。

作者:李亞丁

關於作者

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,李亞丁博士現擔任《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》(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)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。

最近人物生平

更多 »

多數被查看的人物生平

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