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生平: 按人物姓名檢索: A

艾約瑟

( Ai Yuese , Joseph Edkins )
1823 ~ 1905

英國宣教士,"倫敦宣道會三傑"之一。著名漢學家、翻譯家;基督教文化宣教先驅,在華宣教歷57年之久。

艾約瑟(Joseph Edkins)於1823年12月19日出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,父親是牧師,因此他從小在一個敬虔的環境中長大。後就讀於倫敦大學,受過系統的從古典到近代的文史和科學知識的訓練。畢業後,他繼續接受神學教育,1847年被按立為牧師。不久他立志到中國宣教,遂加入當時最具影響的英國倫敦宣道會(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,簡稱"倫敦會")。1848年3月19日,25歲的艾約瑟乘船啟航遠赴中國;9月2日抵達上海,開始其在華57年的宣教生涯。

來華後,取中文名艾約瑟,字迪瑾。初時擔任倫敦會駐滬代理人,並與麥都思(Walter Henry Medhurst)、美魏茶(William Charles Milne)、慕維廉(William Muirhead)等宣教士一起創立了墨海書館(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Mission Press),該書館是上海最早的現代出版社,也是最早採用西式漢文鉛印活字印刷術的印刷機構。1856年麥都思離任回國後,艾約瑟繼任為監理,主持該館的編輯出版工作。他與其他西教士一起,在此培養出一批學貫中西的學者,如王韜、李善蘭等,並合作翻譯、出版了許多介紹基督教信仰、西方政治、文化、歷史、科學等方面書籍,為中西文化思想交流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1858年3月,艾約瑟回英國述職期間,與20歲的傑恩(Jane)結婚。翌年9月攜新婚夫人返滬。傑恩是一個感情豐富,才思敏捷的少女,她愛中國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。在一封家書中,她如此寫道:"我越看中國,越是愛她,我已經對中國人深有好感。我應該在每一封家書的末尾都寫上'中國真美(China is beautiful)'這句話"。可惜的是,她到中國不過兩年左右,就因病死於華北大沽港外的一條船上。

時值天平天國革命時期,太平軍在淞滬一帶活動。出於對這場"基督徒革命"的好奇,艾約瑟和楊格非(John Griffith)等五位宣教士接受天平天國忠王李秀成的邀請,去蘇州拜訪了李秀成、洪仁玕等領袖,與他們探討了諸多神學上的問題。通過接觸與觀察, 艾約瑟發覺他們所謂的"基督教信仰"帶有明顯是異端傾向,回來後寫了《訪問蘇州的太平軍》。1861年,他再赴天京(南京)上書洪秀全,指出其信仰上的謬誤,希望他能回歸正統,但遭到洪秀全的拒絕。

1860年,北京條約簽訂之後,倫敦會差派艾約瑟北上天津、北京開辟華北工場。當時,慕維廉留守上海;楊格非前往湖北漢口開辟華中工場。這三位同為倫敦會宣教士,皆精通中國語言和文化,都從愛丁堡大學獲得博士學位,而且三人在華宣教時間都超過半個世紀之久,因此被譽為"倫敦宣道會在華三傑"。艾約瑟在天津逗留不久即遷居北京,負責倫敦會北京宣教事工,並創立了北京缸瓦市教會。1863年,艾約瑟與珍妮特(Janet)結婚,他們共同宣教,恩愛生活了14載,直到1877年珍妮特因病去世。二人共育有三個兒女,卻不幸在童年時即先後夭折,最大的才活到8歲。接連失去親人的打擊並沒有減少艾約瑟對中國的愛與委身,正相反,他對中國的貢獻以及他一生所取得的成就,許多人無法企及。

艾約瑟具有卓越的語言天才,他掌握的語言有英語、法語、德語、拉丁語、希臘語、希伯來語、波斯語、梵語、漢語、苗語、日語、滿語、朝鮮語、藏語、蒙古語、泰米爾語、敘利亞語等。這為他以文化、教育來從事宣教活動提供了極大的方便,自然也非常有利於他向中國人傳播西方文化知識。

艾約瑟和王韜合譯了《重學淺說》、《光學圖說》、《格致新學提綱》、《西國天學源流》和《中西通書》等書;還同李善蘭、偉烈亞力(Alexander Wylie)、韋廉臣(Alexander Williamson)合譯了《談天》、《代數學》、《代微積拾級》、《圓錐曲線說》、《奈瑞數理》、《重學》、《植物學》等書,均由墨海書館出版。

艾約瑟不僅編譯出自然科學的著作,而且還編譯、編著了四部史著,以求自然應用科學與人文科學的平衡,充分表現出他對學術體系的宏觀理解。為了讓中國人了解西方歷史文化,1885年,受聘於中國海關的艾約瑟在赫德(Robert Hart)的鼓勵與支持下,先後出版了包括《希臘志略》、《羅馬志略》、《歐洲史略》在內的西學啟蒙讀物16種,後又撰寫了概述西學源流的《西學略述》。這四部書介紹了希臘、羅馬以及歐洲各國的發展史。

他還撰寫了大量有關西方古典文化的論作,散見於《六合叢談》、《萬國公報》和《中西聞見錄》等宣教士創辦的雜志上,主要為國人介紹了古希臘羅馬的文學家、哲學家和史學家以及科學家,如愛斯庫羅斯、阿里斯托芬、修昔底德、希羅多德、西塞羅、亞理士多德、普林尼、伊璧鳩魯等人。他尤為看重《荷馬史詩》,視其為西方世界最早的文化遺產,在時間上可與中國的《詩經》等作品相比,以此來證明西方與中國具有同樣悠久的文明。他也是最早把完整的希臘字母表介紹給中國人的西方宣教士。

在中文聖經翻譯方面,也有艾約瑟的功勞。他先後參加兩個譯經委員會的工作,一個是"北京官話譯本";另一個是"深文理和合譯本"。

艾約瑟對中國文化、歷史和宗教有著濃厚的興趣,和深入的研究,先後著有《中國的宗教》、《中國的建築》、《中國在語言學》、《中國見聞錄》、《詩人李太白》、《漢語的進化》等書籍,向西方人介紹源遠流長、博大精深的中國歷史文化。艾約瑟高度評價中國古代科技成就,是最早提出"四大發明"的學者。此前,英國哲學家弗蘭西斯•培根、宣教士麥都思、卡爾•馬克思等人都曾指出過古代中國火藥、印刷術和指南針三大發明,但經艾約瑟深入研究後,又加上了造紙術。此"四大發明"之說立刻引起了西方學術界的關註, 後經李約瑟博士將此說發揚光大,就確立了中國"四大發明"的地位。艾約瑟在漢學方面所取得的成就,奠定了他在漢學界的地位,使他成為西方著名漢學家之一。

艾約瑟也是西方宣教士中,對中國儒、釋、道三教的研究最為精深的一位。他認為只有真正了解中國人的主要宗教信仰,才能在對中國人談道時把握住方向和重點,掃清慕道者心靈深處的障礙,最後將他們引到基督面前。他不僅僅在書房裏潛心研究,也去走訪過許多佛道教的著名寺觀。1859年他所寫的《中國的宗教》一書,被列為西方人認識中國的基本讀物之一。在比較儒、釋、道三教異同時,他描述得既簡潔明了,又易懂易記。比如說:儒教追求道德性(Moral);佛教追求哲學性(Metaphysical);而道教追求物質性(Material),這三者(三個"M")之間有著互補的關系。又如:儒教講對與錯(the right and the wrong);佛教講真與假(the truth and the false);而道教講清與濁(the pure and the gross)。寥寥數語,就貼切地勾畫出三大宗教的輪廓,令人叫絕。1879年,他又出版了《中國佛教》一書,是他有關中國佛教的論文集,內容十分豐富,顯示出他對佛教研究的深厚功底。

1872年,艾約瑟在北京與美國宣教士丁韙良(William A. P. Martin)創辦了《中西聞見錄》月刊。1875年,獲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博士學位。1880年,他被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赫德先生聘為海關翻譯,先住北京,後遷上海。也就是在這一時期內,他主持編譯了《西學啟蒙》叢書16種。清朝重臣李鴻章對這套西學入門叢書極為重視,特地為之作序,予以推薦。

1905年,這位西學東漸的使者、漢學界之泰鬥病逝於上海,享年82歲。

作者:李亞丁

關於作者

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,李亞丁博士現擔任《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》(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)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。

最近人物生平

更多 »

多數被查看的人物生平

更多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