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生平: 按人物姓名检索: Y

杨心斐

( Yang Xinfei )
1928 ~ 2011

中国家庭教会著名传道人、音乐家。因拒绝参加“三自会”和拒绝放弃信仰而被迫度过15年监禁与劳改岁月,但她无怨无悔,竭诚事主,造就信徒无数,至死方休。


一、早年背景

杨心斐于1928年10月24日出生在福建厦门一个基督教家庭,是杨家第四代基督徒,在兄弟姐妹六人中排行第二。其曾祖母是从西方传教士听信福音而归主的,得享96岁长寿。祖父读过神学后,先做传道,后成为牧师,四十二年如一日忙于办教会、养老院和小学。父母亲更是注重孩子们的品格教育。每天晚上,祖父带领一家大小作家庭礼拜,一起唱诗、读经、祷告讚美神。

小心斐于1934年就读厦门港荣康小学,后转怀仁小学;年少时又先后就读厦门第一女中和毓德女中。在1943年的一个福音夏令会上,15岁的杨心斐听了一系列的福音信息后,经历了重生得救。此后她开始每天早晨灵修、读经、写心得,并经常参加聚会,留心听神的话并努力去遵行。


二、音乐学院期间

1946年,18岁的杨心斐考上了福州音乐专科学校,前后共读了四年。她只身在外求学,靠主洁身自好,给自己订了三个原则,且极严遵守:1、每天早晨要坚持灵修生活,祷告、读圣经;2、晚上绝不随意外出(除了集体行动);3、不随便用别人的财物,特别是男生的。在圣灵的引导下,她每天生活充满了喜乐清新,日益认识更多福音真理,爱主的心亦与日俱增。1950年,由于大专院校合并,杨心斐插班到上海音乐学院三年级继续深造。

杨心斐自15岁重生后,就开始摸索、探讨真理,且实际效法兴办孤儿院的、英国的慕勒弟兄,学习过“信心的生活”,信靠神,不依靠人。此后,她无论是在福州,还是在上海读书期间,其往来船票、机票,日常生活及医药费用,神都按其祷告所求,一一赐予。甚至在后来漫长的监禁、劳改生涯中,在其所主持的家庭教会整个过程中,她都经历了神的慈爱与信实。

从中学到福州音专,再到上海音乐学院,杨心斐经历了乐传福音、清楚蒙召、顺服印证、全心奉献和辞职传道的渐进过程。在杨心斐重生得救后头五年,她开始学习个人布道,力求每日向一人传讲神的救恩,或请人去听福音。在一次培灵会上,她听到一个传道人谈他自己的蒙召经历和见证,其主题信息是“我可以差遣谁呢?谁肯为我们去呢?”(赛6:8) 当时杨心斐从心里回应说:“我在这里,请差遣我。”“在最黑暗的角落,为神点上一根蜡烛发光,我愿意!”这是她首次回应神的呼召。

18岁那年,杨心斐从读经和听道中越发清楚神对她的呼召,也有很多属灵的传道者对她说:“最好你能一生事奉主,为神工作。” 但由于她从小贪爱世界,爱慕富贵安逸,因此她那时的心很不愿意顺服下来。但从那时起,她每次读经或听道时,就常常关注如何为主献身之事。有一天,一对传道人夫妇到杨家探望,交谈中述说了他们蒙召的经历。杨心斐吓得不敢听下去,跑到后面房间去哭,心里一直说“我不愿意!”。还有一次,妈妈对她说:“既然如此,你就专心事奉神吧。”她听了更是嚎啕大哭。当时不愿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不愿意放下她酷爱的音乐,而且从事这一行,也可以使她得名得利;二是她那时已经有了一个学音乐的男朋友,要离开他来事奉神,自己做不到。虽然在后来的培灵会上,在灵修和各种聚会中,在自己跪下祷告时多次有感动,但她就是不肯顺服。如此痛苦挣扎持续了足有两年之久。

但杨心斐无法躲避神的选召,正如先知约拿一样(参拿2:5)。因此她求告主说:“既是你命定我一生单单为你工作,那好吧,今天是礼拜天,求你使我有机会向两个人传福音,而且我一传,他们就真的得救,藉此说明你给我清楚的印证,就像当年你给基甸的一样。既然是你要我去传福音、事奉你,你的灵就要与我同在,以显明我是你所差遣的。”

那天上午做礼拜,下午主日学,之后有青年聚会,共有20多个人一起交通、作见证。会中有一位姑娘坐在杨心斐身边一直流泪,甚至情不自禁地发出哭泣声。杨心斐小声问她:“什么事让你那么伤心?人这么多,多不好意思。别哭了吧!”那姑娘说:“心斐姐,我还没有得救。”杨心斐关切地说:“等聚会完了,我们留下来谈谈好吗?”会后,杨心斐简单地向她解明罪,以及耶稣基督的救恩,并和她一起祷告。一跪下,那女孩就像喊救命一般大声哭求,痛悔认罪,求主拯救。圣灵充满了这个女孩,她便满心喜乐地回家去了。此后她的生命真实地发生了大改变。

当天晚饭后,杨心斐坐在走廊的藤椅上,忽然又有朋友来电话,邀请她去听音乐会。因天太晚又下过雨,她人也累,就谢绝了。当天全黑下来时,又见妹妹的同学来,二人同去了花园。过一会儿,妹妹来叫她,说“某某她在哭,要找你谈话。”于是,杨心斐起身跟妹妹到花园去。那位同学见到她,向她哭诉说:“心斐姐,我还没有得救,所以来找你。”杨心斐就和她交通福音真理,并一起跪下祷告。那位姊妹真心悔改后,带着平安喜乐离去了。

经过这一印证,杨心斐心里已经很清楚,但她仍然想着毕业后若能一边工作一边事奉主最为理想。直到在一个培灵会上,听到一个海外留学归国的传道人的见证后,她才决心放下一切来事奉主。在一个清晨,她独自进到礼拜堂内,虔心跪在神面前,把自己完全献上给主。她心里顿时被极大的平安和喜乐所充满。既已决定,杨心斐打算先进入神学院读书,预备自己,为主所用。适逢中国江山易主,共产党接管了政权,社会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既然求读神学无门,杨心斐只好继续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。

在上海音乐学院三年级时,杨心斐为着信仰之故,曾遭受批判、污蔑和抹黑,落在困窘、卑微的境地,无人理睬,也没有人听她唱歌,对这些她都默默忍受。神眷顾她,并赐她超常的才能。她的指导教授是位名家,在声乐专业上培养她,使她取得了惊人的进步,到第四年时她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得全系第一名。杨心斐深知这不是她当时的程度可以达到的,乃是神极大的恩典──因为神要荣耀祂自己的名。因她属神又遵行神的话,就显出神的荣耀。杨心斐不仅获奖,甚至到毕业的时候,被提名留校当助教──这是罕有的事。

1953年,杨心斐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。毕业后被分配到杭州文化局工作。不久在圣灵的引导下,她回应神清楚的呼召,毅然放弃文化局的工作,回到厦门家中开始传道,那时她26岁。她一边教几个学生声乐和钢琴,以照顾供养家庭的需要;一边在教会里参与事奉。同时她还要操持家务,照顾病重卧床的母亲。神藉着这些雕琢、修剪、建造杨心斐,让她放下自己的高傲,学习降卑、顺服的功课,为将来的磨难做准备。


三、铁窗与劳改生涯

在此期间,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冲击着教会,一批批爱主的弟兄姊妹被批判、被抓捕。到1957年时,杨心斐因不参加“三自爱国运动”,坚持在家中聚会而遭到污蔑与批斗,攻击她的大字报沿街贴至她家前厅,多达千张。各种批判、控诉会一个接一个,最后召开千人批斗会来批斗她。但杨心斐坚持自己的立场,拒不放弃信仰,一言不发地站在台上,任凭人攻击、谩骂、嘲笑和羞辱。1958年7月27日夜晚11时许,一男一女两个警员来到杨心斐家中要逮捕她。他们拿出逮捕证要杨心斐签字。她立刻签过字后,叫醒家中人,顺手收拾些日用物品,然后对站在身边的母亲说:“我们两人来作祷告,我要离开家了!”母亲就出声为她祷告:“神啊,我把女儿交给你,求你让她平平安安地出去,也平平安安地回家……。”临行前,杨心斐再三嘱咐弟弟要信主,要爱主,这样姐弟俩才有在天家见面的年日。最后她再走进里间,向有病的父亲辞别。

就这样,杨心斐在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,为了基督和福音的缘故,被投入了暗无天日的监牢。被人视为人生中最宝贵的一切,全然被埋没在混乱肮脏、阴暗潮湿的监狱里。很多次她被审问:“你还信上帝吗?”只要她说一句“我不再信了”,第二天就可以解除镣铐回去与家人团聚。但在这关键的问题上,她一点也没有妥协让步,情愿为着信仰而放弃自由。她牢记主所说的话:“凡在人面前认我的,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认他;在人面前不认我的,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不认他”(路12:8-9)。审问人员恼羞成怒地吼叫:“那你就带着花岗岩的头脑去见上帝吧!”她被判定是出不了监牢的人。

监牢、劳改农场的恶劣环境突然临到了善良、美丽的杨心斐,她在其中熬炼了12年。这是十字架道路,极其艰苦,但有全能者的荫庇与平安,这平安是世人不能理解的。杨心斐一下子从一个舒适的、放有沙发床的房间,迁到一个睡木板而且满了臭虫的房子,周围有国民党官太太、右派分子、地主婆、特务、反革命,还有妓女、老鸨、小偷和无赖相伴。他们在同一床(统铺)上翻转着,又脏又臭又痒,耳中充塞着咒骂和下流话,满目是争斗、戏弄,和无休止的作恶。杨心斐因发高烧而被隔离,住到精神病那一区,那里喊声、骂声、哭声、笑声一齐响——极为糟糕而绝望的地方,各种怪声、怪调、怪相日夜上演着。若非神的同在,杨心斐早就崩溃了。

头三年重体力劳动主要是种田,劳改犯们头戴斗笠,打着赤脚在水稻田裏劳动,下雨时就穿着蓑衣。每日辛苦劳作12个小时;回来还要洗衣、弄饭,夜晚还常有政治学习。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,及其后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中,劳改农场的人死了一半。杨心斐在漫长的囚禁、劳改生涯中,受尽了人间的苦难,但她始终默默顺服、忍受,尽心劳动,是“从心里作,像是给主作的,不是给人作的”(参西3:23),其心态完全是从神的话而来。靠着神,她经受住了熬炼与磨砺,并掌握了多种劳动技能,更使自己的信仰炼得精纯。

在劳改农场劳动时,曾有一段时间,每天晚上从晚上七点到第二天凌晨四点,她要翻山越岭,独自一人看守六百亩渐渐成熟的果园,防备猴子和野兽毁坏果树。每一个晚上,三更半夜她要忍受露水、寒风、蚊虫、疲乏的煎熬,还有难以忍受的饥饿。面对着极大的诱惑,几个月下来,她一个果子也没有偷吃,连一个也没有。始祖亚当、夏娃因树上的果子而失败了,杨心斐却靠主胜过了。漆黑的夜晚、起伏的山岭,成了她祷告和赞美主的地方。在那里只有神与她在一起,这是在劳改农场劳动时最享受的时刻,她将从小时候到长大所学的诗歌一首首的唱,用最美的歌声唱给神和天使听。

有天晚上,劳改农场开会批斗杨心斐,她对信仰的忠贞感动了场长的妻子。当斗争会于深夜结束后,杨心斐被关进禁闭室,天亮后场长妻子竟送水来给她喝。当杨心斐出来后,她日夜寻找可谈话的机会,请求杨心斐告诉她关于所信的是怎么样一位神,要如何才能认识神,杨心斐就冒死把福音传给了她。此事被场长发现后大为震怒,差点儿要了妻子的命。

在血与火的试炼中,杨心斐始终坚持信仰,对主基督忠贞不渝。仅举一例:有一天夜晚,场里批斗一位因传福音获罪的老姊妹,杨心斐和另一位姊妹也一同陪斗。干部喝令她们:“跪下!”但杨心斐因周围挂满了领袖像,就不肯跪下。于是那些管教干部们就粗暴地打她,但无论怎么打、怎么推,她或倒或坐,就是不跪。许多人对她拳打脚踢,还有七条犬在旁狂吠,全场一片混乱。那时杨心斐的头发已被拔光,他们折腾了好一阵,也无法使她就范。隔天再开批斗大会先叫了20多人作严刑拷打的准备,管教干部现场指挥,口号声响彻会场。杨心斐一行人又被押上台,又是大喝一声:“跪下!”对不肯听从的人,则一律用绳子捆上。一位凶恶的女干部一边嘴里骂着,一边连踢带压地把杨心斐紧紧地捆绑起来。又再叫两个人来,一个站在杨心斐的左小腿上,一个站在右小腿上,要把她压成跪下状,她的头也被两只手牢牢抓住。寒冬腊月,疼得她满身大汗,大颗的汗珠一串串从脸上往下流淌。后来因为旁边那位年老姊妹支撑不住了,大声喊叫,指导员看她支撑不住,才叫人过来为她松了绑,六个压脚的人也都回原位坐下。杨心斐仍然被捆绑着,她当时心里想着,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是不跪,于是趁势就躺在地上。指导员这时冲着她喊了一声:“杨心斐,你站好!”她一听到就马上站了起来。之后就保持站姿接受批斗。那天晚上的情景正如圣经所说“有火发现,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”(林前3:13)。批斗会结束后一个多月,杨心斐全身青紫,手臂全是捆绑的伤痕;手脚麻木,失去知觉。所幸没有一处受内伤。再过一段时间,身体慢慢地都恢复了,头发也乌黑地长起来了。

杨心斐在监狱和劳改农场经历了七年熬炼后,终得获释回家。当她从监牢里出来后,曾有一位在大学历史系当教授的亲人很尖锐地问她说:“你是从大门走出来,还是从狗洞爬出来?”她坦荡地回答说:“那是因为‘网罗破裂’,我们逃脱了。我们得帮助是在乎依靠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”(诗124:7-8)。无论是在神面前或在人面前,她都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。

不久又爆发了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(1966-1976)。在这场浩劫中,许多人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之下,背弃了信仰,离开了主。但杨心斐却始终持守住信仰,尽自己的力量,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扶助那些软弱的肢体和有需要的人,使她们在大逼迫中靠主站立得住,信心比以前更加坚固,更有见证,使主的名得荣耀!

在12年极其艰苦岁月中,堪称为神蹟的是杨心斐的“灵粮”从来没有断过——她身边始终有一本袖珍版圣经。她曾把这本圣经藏在山洞里、石头缝里、草堆里;有时也藏入麦茶罐里、床板夹缝里、房顶的瓦片缝里;或埋在石灰里、炉灶下……。这一切完全是神特别保守和引导,多次遮住了搜查者的眼睛。直到她被释放,这本圣经从未被查到过,一直伴随在她身边。此事见证了她的神是听祷告的神,因为在12年中,杨心斐向神祈求的重点之一,就是保守圣经在她身边,随时给她力量,指引方向,“因为人活着,不是单靠食物,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”(太4:4)。正因为杨心斐把主的话当作吗哪天天收取来吃,日日拾来养生(灵命),才使她得以走完旷野的路程。

从 1958年被捕到九十年代,她的家曾多次被抄、被搜查,然而除了信仰问题之外,人们再也找不出她有任何错误过失。她圣洁的生命见证了自己的信仰,见证了主耶稣的名,连逼迫她的人也从心里佩服她。她无所畏惧,就怕得罪神。光明磊落,常存交账的心态,在神在人面前,存着一颗无亏的良心。她牢记主耶稣的话:“我的朋友!我对你们说,那杀身体以后不能再作什麽的,不要怕他们。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;当怕那杀了以后,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;我实在告诉你们,正要怕他”(路12:4-5)。

1971年,杨心斐下放插队落户到了闽西山区武平,在那里三年多期间,她把福音带到其足迹所至之地。虽然当时看不到有多大果效,但她毫不气馁,劳苦不倦。当年她所播下的福音种子,后来果然发芽、生长、结果,教会就兴旺起来。


四、家庭教会之事奉

1974年,杨心斐回到厦门家里,遂将自己的家开放,使之成为一个传福音、敬拜神的地方。这个家离厦门大学和鹭江大学都很近,老师、学生们前来聚会十分方便。杨心斐多年来按着正意传讲神的真理,辛勤耕耘造就主的门徒。每年学生毕业,有感恩礼拜;岁岁圣诞前后,都庆祝表演;信徒婚礼上,她主持证道;荣归天家的,作追思礼拜;“非典”来袭时,她讲洁淨的真理;地震发生后,她谈悔改的信息;风平浪静中,她传讲神创造的信实;日常生活上,她教导主爱的真谛……。那许多毕业的基督徒学子,就把福音的种子带到了中国各地,播向了世界各方。

随着教会的增长,杨心斐建立了各种不同年龄段的小组聚会。不仅有儿童主日学、还有少年人、青年人、姐妹、大学生,以及中老年人团契和查经班。此外还有浸前培训、婚前辅导、初信栽培、进深造就、圣经辅导、系统神学等课程与培训。在那个时期,学习资料奇缺,她自己编订教材,按序有效的牧养带领各个小组。她并且还以笔名“恩立”写出自传体见证《夜间的歌》,成为多人的鼓舞。

80 年代后期,沿海一带家庭教会兴旺起来,这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,采取了种种的逼迫、打击、限制的手段。面对着有关人员的劝说和恐吓,她坦然平静地回答:“从上到下各个部门常常开会,大会小会开个不停,各种宗派也都在开会,就连街道、居委会也在开会。为什么我们基督徒就不允许开会?圣经明白告诫我们‘你们不可停止聚会,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,倒要彼此劝勉。既知道那日子临近,就更当如此’(来10:25)。国家宪法赋于每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信仰的自由,有集会言论等等的自由,这是每个公民拥有的权利。你凭什么不允许我们聚会,是根据哪一条‘法’?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在开会,直到今天也一样。”后来虽然教会多次被冲击、被抄家,但她从不上诉,每次都默默重置凳椅,继续敬拜、传道。

自80年代以来,杨心斐一直以自由传道者的身份在厦门和福建各地服事主的教会,服事众弟兄姊妹。她的足迹遍布中国许多地方,也到过香港、新加坡、以色列、澳洲、美国、俄罗斯等许多城市和地区,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,留下了佳美的脚踪。

杨心斐一生未婚。早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时,她曾有一位男朋友,只因为彼此所选择的道路不同而分手,她为此曾经伤心难过。当她从劳改农场和山区获释回到厦门后,也曾有过结婚建立自己的家庭的念头,只是神在她身上并没有这样的安排和带领,她顺服神在自己生命中的引导和计划,无所挂虑的为基督和他的福音效力,专心讨主的喜悦。她虽没有成家,却帮助引导许多的弟兄姐妹建立了基督化的家庭,并教导年轻人如何按圣经的真理过好婚姻与家庭生活。

杨心斐晚年时在三个弟弟、弟媳和许多的侄儿侄女的大家庭里过家庭生活。可贵的是,就在这大家庭中,她建立了厦门最早、最美的家庭教会。她以宽阔的胸怀接纳了无数归向神的人,栽培、建立了各种年龄段的人。一批又一批的传道人从这个家庭教会成长出来,分布遍及了多个地区。三个弟弟、弟媳和他们的后代都在她的影响之下,投入教会的各种事工,其中有三个侄儿、侄女成了全时间事奉神的传道人。她将家庭与教会紧密的联结在基督耶稣里,更是将“家庭教会”的内涵,活泼生动地呈现在众人面前。她帮助造就了许多人,在她年迈患病期间,就有四面八方的亲友和主内肢体纷纷给予多方的关注和照护。神为她预备了一位忠心的姐妹,前后几年,日夜守候陪伴在身边,一直到她走完人生的路。

90 年代初,“海外基督使团”的戴绍曾牧师和杨心斐等人看到中国家庭教会发展趋势和需要,把握时机,及时地举办了密集神学培训,使那些已经在工场上服事的传道人能接受比较系统的圣经神学课程。她的家,不仅是一间教会,也是一间学校,她自己是最好的牧师、教师,也是最出色的辅导员。从1992-2002年十年间,栽培造就了一批又一批注重生命品格,有正确的圣经基础和神学观念的时代工人,然后他们被分派到各个城市、乡镇、山村、海岛、为基督作美好的见证。


五、病中见证

2003 年12月,杨心斐应邀参加《生命季刊》在美国芝加哥举办的中国福音大会。在会上她与海内外基督徒有美好、宝贵的见证和分享。从美国回到厦门后,她显得比以前更加繁忙。海内外有许多主内肢体纷纷前来拜访探望她,带着各式各样的问题渴望与她交通、谈论,她也乐于接待每一个到她面前的客人。超负荷的工作使她不堪重负。2004年,杨心斐突然脑溢血住进医院,经过抢救终于从监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。当天下午,她见到前来探望的同工时,舌头还有点僵硬,却清楚说出第一句话﹕“生为主而生,死为主而死!”接下来她非常诚恳地说:“我要悔改!”她的话深深感动了众人:像她这样将自己的一生全然奉献,为主的缘故,甘愿舍弃一切的人,此刻所表达的话竟然是“我要悔改!”她实在是一位敬畏神而且有神同在的人。

从 2004年起,她曾多次患病住院。神也一次又一次将她从极重的危险中抢救出来。长期的牢狱折磨以及不辞辛劳的服事,使她的身体非常衰弱,内脏的一些器官都受很大的损伤。脑溢血之后至使她一手一脚麻木,行动很不方便。然而她依然把握每一个机会,参加各种的聚会。她实实在在成了轮椅上的传道人。只是每一次讲道、作见证时,她一定是从轮椅站了起来,恭恭敬敬地传讲真理的道。2007 年12月,杨心斐坐着轮椅再次参加了《生命季刊》在香港举办的中国福音大会。她在大会上讲道和带领祷告,恳切勉励众教会、众信徒要悔改归向神。

2011 年7月23日,杨心斐歇了世上一切的劳苦,荣归天家,得享永恒荣美的安息。她的侄儿按着她生前的心愿,在她呕心沥血亲手建立起来的教会会堂里,举办了追思安息礼拜。六堂的追思礼拜,有六篇信息,传讲神在她身上奇异的恩典和作为。更有众多的同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和层面,讲述了杨心斐伴随着他们一同学习、生活、事奉的经历与感受,追忆了她爱心的付出和美好的生命见证,感人至深。诚然,神将她作为荣美的恩赐和见证,赏赐给中国家庭教会。她一生以基督的爱、以神的真理、以她的生命服事了众圣徒,从而赢得了众圣徒的尊敬与爱。

作者:冯泷

关于作者

作者系美国加州基督工人神学院硕士研究生,在李亚丁教授指导下撰写此文。

最近人物生平

更多 »

多数被查看的人物生平

更多 »